长三角城市网 >> 生活话题 >> 正文

"心病"成都市人生活话题 多与未达到自我期待有关

发布时间:2013-10-22 08:55  长三角城市网   【】【打印我要发稿

 蒙克作品《尖叫》

  放在上世纪50年代,如果你敢在公开场合说自己“心理有问题”,你一定是被关进精神病医院的重点评估对象,可是今天,几乎所有的人都不避讳在公开的场合说,“我觉得自己心理有问题”。台湾著名的漫画大家朱德庸甚至出版了一本叫做《大家都有病》的漫画书。显而易见,我们这个时代,“心病”正成为都市人的生活话题。

  不知何时,网络上开始流行“正能量”和“负能量”这样的词,以概括和应对我们这个时代,正在被各种心理问题所泛滥的现状。

  故事一

  李强是西安一所医院的外科大夫,和所有有洁癖嗜好的人一样,李强也会为每次去完公共洗手间后洗手的问题烦恼,因为“冲洗完手后,关闭水龙头开关又会把手弄脏”,后来,李强发明了一种办法,“洗手前先洗水龙头开关”,这样,当他洗完手再去关开关时,就不会觉得“手被弄脏了”。

  故事二

  22岁的大学生苏霖在大学临近毕业时,每天内心抓狂,“像无处可以躲避的猫”,大学四年,苏霖永远躲在热闹的背后,除了独来独往,课堂上的公共讨论对于他简直就是上刑场。宿舍里,同学之间捎带批评的谈话无意间就会伤及苏霖的自尊,除此,他也最怕看到面前有人窃窃私语,“仿佛是在议论自己,说自己的坏话”。

  故事三

  两年前,一位叫“走饭”的女大学生甚至以一种调侃的态度发微博,“我有抑郁症,所以去死一死,没什么原因。”后来,这个女孩选择在自己的宿舍里自杀。

  我们为何会说自己“有病”?

  “亚健康”这个词正在被用以描述当下人的心理状况,“如果今天一个人告诉你,他的内心很健康,也许他才是真正有问题的那个。”心理咨询师史爱萍说。

  上世界90年代,日本一直是抑郁者排在首位的国家,而今,中国患有抑郁症的患者远远超过了日本,仅从每年死于自杀的人数就能看到这一点。一些心理问题的根源发于何处,套用哲学家罗素的话,除了社会系统的问题和无可避免的个人灾难之外,日常生活中绝大部分的快乐与不快乐,都是由于我们对世界的解释和行为习惯导致的。

  六年前,史爱萍是英国的一名心理执业师,后来她随着英国丈夫到上海,她的英语流畅,在上海,她进入一家也能为外国人提供心理咨询的诊所工作。与国人最大的不同是,外国人即使是遇到夫妻吵架这样的小事,当无法排遣时也会去看心理医生,而国内的人,“病入膏肓了才会来”。

  “心病”大多与够不上自我期待有关

  她曾经接待过一名30多岁的成年男子,这名男子一直怀疑自己的妈妈在加害自己,他幻想各种各样的场景,直到他仍旧完好地来看心理医生。一开始,史爱萍很后悔接了这样的个案,如果这名男子患有迫害妄想症,应该属于精神科医师的事情,但她仍旧耐心地听完他的讲述。后来,与自己预估大相径庭的是,当这名成年男子讲完自己的种种猜测之后,连他自己也意识到,他的妈妈并没有加害的意思,否则,咨询师根本没有机会听他讲述自己的故事。

  原来,这名男子一直对妈妈在年轻时选择离开懦弱的父亲心存怨恨,他一直希望有一天他的妈妈能对父亲道歉,而这样的事情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发生的,所以,他开始在内心编撰妈妈是“坏女人”的故事,而实际上,他真正想要表达的是对妈妈的愤怒。

  “你会发现,人会在头脑中臆想一些事情发生,当这些事情没有发生时,人会回过来损害自己。”史爱萍说。这样看来,一些心理问题的很多根源又仿佛来自人对于自己愿望无法达成产生的自虐态度。

  可为什么,你对世界的解释和别人对世界的解释是不一样的,或者直接点,为什么态度会直接导致不同的行为?就如同,同样半杯水,有人看见杯子里的水,有人只看见半个杯子是空的,前者是愿意接纳现实的人,后者是无法满足自我期待的人。

  LadyGaga干脆就有了一首被疯唱的歌叫做《乐观主义者》,歌词这样唱:你就是总抱怨的负能量,你就是这样的悲观主义者,你的杯子有一半总是空的。我可真厌恶你这德行,我的杯子有一半是满的,我的天空永远不是灰的。

  现代人都有一些完美情结

  所以,很多人都能够接受一种观点,“心病”最大的症结就是个态度问题。

  不过,这样的谈论当然只是停留在比较浅层的意识状态中,心理学家更关注那些已经严重影响到一个人正常生活的行为。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美国著名的女精神分析师霍妮写了一本书,叫做《我们时代的神经症人格》,躁狂、强迫和抑郁等症状被当做是时代的特征,让人大煞风景。在后来的心理学家那里,为了好听一些,这些症状又被统称为边缘型人格障碍,如今,这些早已被列入神经症范畴的人格特质,则成为当下人的一种普遍内心状况。

  56岁的张洁做的是传媒产业,在过去的两年,她至少聘用过三个副总,除了一位是被解聘的,其他两位都是自行离职,原因之一,都是无法忍受张杰暴躁的性格和过于完美的苛刻要求。

  “明明也知道自己性格不够好,但怎么个改法?”人事上的善变无疑会影响到企业的发展,张洁也知道自己在处事上存在一些问题,“无法耐心听别人解释,尤其是当一些事情没有按预期达成时。”其实她最大的问题是自己的“强迫性思维”,比如,如果一个员工没有在她要求的时间内完成策划方案,她一定会将这种行为定性为“自己没有被尊重”。所以,她总是有很大的火气要发。

  还有就是她的完美倾向,也一定是以一种强迫的特征出现,在家中,厨房和卫生间必须保持一丝不苟,已经让她屡次为找不到合适的保姆大伤脑筋。这样一来,很多事情就成了她必须亲自做,一个字,老板做得越大人越“累”。

  躁狂+强迫,有时候,张洁很能明白自己的心理症结在哪,作为一个女人她觉得自己很累,“很想找个心理医生聊聊”,但拉不下那个脸,周围人都知道她是个事业有成的女人,她无论如何也不愿意让别人看到她的瑕疵。

  抑郁是最大的精神杀手

  毫无疑问,轻度的躁狂和强迫也许与当下的现实,人正以飞快的速度进入物质主义密不可分,在西方,很多心理学家的研究发现,社会物质主义的极度膨胀恰与一些人的轻度躁狂和完美密不可分,因为扭曲的现实往往给了一些人想象和创意的空间。

  而单就内心世界对人生活的影响而言,最大的杀手其实不是焦虑,也不是躁狂和强迫,却是抑郁。

  美国心理学家大卫·霍金斯用了30年时间研究人的意识如何运作,他发现,恐惧、愤怒、焦虑、内疚、喜悦、感恩、抑郁、宁静等十余种意识状态均以一种能量的形式存在,他也因此发展出“意识能量层级图”。在霍金斯意识能量图级中,抑郁的能量级数处在非常弱的层面,意志消沉和丧失勇气是处在这一层级人的普遍性格共性。

  至少,焦虑、躁狂和强迫的轻度症状会促使人不断创造一些新东西,而抑郁之人,内心已基本丧失创造的勇气,更以无知觉和麻木的状态躲在黑暗的角落。史爱萍接待过一位患有抑郁症的患者,这位年轻的男孩喜欢用小刀划破自己的手背,当咨询师小心翼翼地询问他是否有自杀倾向时,这名男孩的回答是否定的,而时常地划破手背只是为了感觉痛的感觉,因为对于抑郁者来说,他们不仅在内心相信,世界已经永远地抛弃了自己,就连自我认同也基本以一种微弱的信号存在,这一点与自恋者恰好相反。

  作为一名咨询师,史爱萍一直想验证自己的猜测,她一直觉得那些选择自杀的抑郁患者,并不是无法容忍黑暗的内心世界,而是想在最后用自杀的方式摆脱被麻木控制的感觉。

  在青年艺术家马良创造的一幅名为《骑兔子的堂吉珂德》的画中,荒原中,曾经的勇士堂吉珂德,只能骑在一只眼圈发红的兔子身上,兔子硕大的体形与瘦弱如柴的勇士形成鲜明的比对,以此表达现代文明对于人类灵魂丧失的决定性冲击,马良甚至大声疾呼,“我要在平庸无奇的回忆里,做一个闪闪发光的神经病”。艺术的夸张直指这个时代,心理疾病已无可救药地到来。

来源:华商报     作者: 编辑:王成勤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转载其他报刊、网站、博客等,如涉及版权争议或索要稿酬请及时与我们联系,电话:021-58782663/13018838669/QQ:837597120。欢迎合办城市门户、频道合作和委托注册域名、建设网站、开发软件等技术服务!

相关资讯

关于 的资讯

0条评论 | 我要评论

我也来评论
最新网评

资讯图片




资讯搜索

视觉

广告看台

社区热点



博客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