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考本无人机驾驶证 或许能找份好工作

  • 都市网新闻频道
  • 2017-03-17 14:59
  • 稿件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商报 我要发稿

    

时下,价格在几千元到上万元不等的无人机成为国人“新宠”,从航拍摄像到告白求婚,或是快递送货、广告宣传,几乎所有场合都能看到它的身影。随着越来越多的无人机飞入寻常百姓家,无人机“黑飞”问题也引起广泛关注。同时,市场上无人机考证热悄然兴起。无人机考证真的有那么吃香吗?记者进行了一番走访。

持证开“机”已是大势所趋

记者了解到,2016年7月11日,中国民用航空局飞行标准司发布了《民用无人机驾驶员管理规定》,其中对部分无人机驾驶员提出证照管理要求。这意味着,无人机飞行已进入执“证”时代。

据了解,根据《民用无人机驾驶员管理规定》以及《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系统空中交通管理办法》等政策,操控民用无人机进行飞行之前,操控人员应取得驾驶无人机资质。只有以下情况除外:一是室内飞行;二是重量小于等于7公斤的微型无人机,而且飞行范围在目视视距内半径500米、相对高度低于120米;三是科研人员在空旷的无人区做实验。

这里的无人机“驾照”并非真正意义上的飞行执照,而是训练合格证。“现在由中国民用航空局授权了AOPA-China组织(全称”中国航空器拥有者及驾驶员协会“)进行无人机驾驶人员的资质管理,由于AOPA并非公务员单位,因此颁发的是训练合格证并非正式执照。在相关法律出台前,训练合格证等同于飞行执照。”一位业内人士解释说。

除了AOPA的训练合格证之外,针对体育休闲运动所用的无人机,还有一种由ASFC组织(中国航空运动协会)颁发的资格证。我市海陆空模型协会秘书长戴金华告诉记者,两者区别主要在于飞行器的重量大小和用途。“一般而言,7公斤以下消费级的无人机作为休闲航拍用途,属于体育休闲运动项目的,持ASFC证件;7公斤以上的或其他商业用途,则须持AOPA证。”

不过令人感到奇怪的是,无人机商用所需的训练合格证AOPA,台州持证人屈指可数,而7公斤以下、非商用的、无须考证的却有不少人考取了ASFC。 “目前,台州持ASFC的证有130多人,但持AOPA的估计不到10人。”

无人机考证有用吗?

不管如何,持证操纵无人机已是大势所趋。记者走访发现,各类无人机考证培训随之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前景好、需求大、日薪3000元不是梦”成为众培训机构招揽生源的三大“法宝”。随之而来的是种种质疑声,那么,无人机操作资质培训真的吃香吗?

“ASFC的话,在台州就可以考,费用在700元左右;而AOPA则需要到杭州、深圳等大城市考试,费用起码得万元起。”浙江临航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凯说。ASFC合格证比AOPA难度低一点,考证地点也多一点。

在网上搜索,记者发现,众多无人机培训机构都把AOPA考试培训作为主推的产品服务。根据培训内容及应用方向的不同,培训考试费用在1万到3万元不等。在大多无人机培训机构的网站上,“前景无忧”、“日入3000元”等宣传十分勾人眼球,引来报名咨询者无数。

这些报名者中,既有想通过考取AOPA证件获得更多生意的航拍公司老板,也有试图掘金无人机新蓝海的理想青年。但总体来看,人们“咨询的多,报名的少”。“毕竟是新兴起的一个资格证,全国大概有11个省份尚无经AOPA认证的培训机构,这就是说有些人想考证就必须远赴外地培训,这一培训就得一个月,所以很多人会有些顾虑。”一家无人机培训机构的客服人员说。

而且,考取这样一张 “训练合格证”难度也不低。记者了解到,跟机动车驾照类似,考取无人机驾驶资质也得通过理论和实操两块内容的考核,但难度却更胜一筹。“既有法律法规等文科的内容,又要深入了解气象、无人机原理、电子、物理等理科知识,知识点杂难度大。”王凯说。无人机的理论考试可以“难倒”一大批人。

考取这样一张AOPA的资格证件,不仅难度大、价格高,它的作用和权威性也让“飞手”们有所忧虑。

“协会不是国家机构,现在法律法规都没健全,AOPA到时候很可能变成一张白纸。”台州一家航拍工作室的老板许凯表示。而且,就算有了AOPA证书,操作无人机升到120米以上的高空就必须事先向有关部门审批空域。“有证没有地方飞”,这是许凯认为“AOPA不过白纸一张”的另一原因。

加上如今在航拍界客户更看重个人作品而非证件,这也让许凯彻底打消了考证的念头。“客户喜欢看往期的案例,只要技术过关,自然就有源源不断的客户上门。”

AOPA持证者很抢手?

而另一边,记者在部分求职网站上搜索发现,持AOPA证书的飞手成为一些公司争抢的稀缺资源。

台州添翼航空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毛叶青向记者抱怨,“无人机专业性的人才真的紧缺,台州AOPA持证者少之又少”。在毛叶青提供的这份无人机飞手招聘启事上,记者看到,工资待遇说明里特别标注了“如若考取AOPA无人机驾照,则10万元左右/年”的字样。可惜的是,启事挂出去几个月,却一无所获。“主要大家对无人机商业飞行了解不多,市场缺口一直在,但新鲜血液难以填补。”

记者了解到,毛叶青所在的公司主要从事中小学生航模培训和无人机植保项目。所谓无人机植保,即通过无人机实施喷洒农药等农作物统防统治作业。由于遭受病害的农作物须在较短时间内集中施药,单纯依靠人工施药,无论是效率还是效果都不佳。

“无人机施药效率是人工的300倍,且价格只有人工施药的一半。”毛叶青表示,台州地区农作物统防统治的市场非常广阔,“每逢农作物病虫害防治季,我们公司大大小小都得齐上阵”。

王凯也说,无人机在植物保护方面的应用潜力无穷,可惜人才紧缺。“无人机植保飞手,既要懂无人机,还得具备农业方面的知识,比如施药量、施药时间等。”他表示,一名AOPA的持证飞手需要经过相当长时间的培训才能独当一面。

另外,“持证上岗”也会成为无人机植保公司争取合作项目的一大利器。“人手一本AOPA肯定显得更专业,更有竞争力。”毛叶青说。

作者:汪益 陶宇编辑: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稿件转载其他媒体、网站,如涉及版权或索要稿酬,请联系:0576-88063721。
    友情提示:华顶网络致力城市信息化、电子商务平台建设,盛邀英才加盟。>> 详细

相关资讯

关键词:




  • 焦点新闻
  • 社会新闻
  • 视觉分享
  • 社区热帖
  • 商城直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