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山传说与真相

  • 都市网新闻频道
  • 2017-03-17 15:14
  • 稿件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我要发稿

    

佛教徒认为,寒山是位僧人,爱写诗,诗中饱含禅机。道教徒却认为,寒山是道士,且道行不浅。儒学研究者对于寒山的看法是,他既不是僧人,也不是道士,而仅仅是一个隐逸诗人。上世纪五十年代,寒山成为了美国“垮掉的一代”的偶像,欧美的“嬉皮士”也把他奉为鼻祖。

我们不禁要问,寒山究竟是谁?为什么能在世界上产生如此大的影响?他的形象为何众说纷纭?近日,台州学院李建军教授在市图书馆讲座,详述寒山传说及其人生事迹,为读者拨开历史的迷雾,尽可能地还原寒山的真相。

 

从隋塔下方过七佛塔进国清寺,必经一亭一桥,亭名“寒拾亭”,桥名“丰干桥”。这是为了纪念寒山、拾得、丰干三位国清寺“三贤”。宋代刻本《寒山子诗集》序,记载了“三贤”的故事,序作者署名闾丘胤。闾丘胤是隋末唐初的一名武将,他与寒山的出生年月实际相差150年,不可能有相遇的机会。

关于诗序的真实性,现代著名古文献学家、目录学家余嘉锡先生在《四库提要辨证》中就有提到,“闾丘为本朝名宦,假借此人,易于取信,遂依托姓名,伪为一序,杜撰事迹,以惑后人”。

我的推测是,国清寺的僧人或其他僧人,试图用神奇的传说故事,神化会昌法难后的国清寺。

佛教对寒山形象的构建,有“前无后有、越后越详,多重增饰”等特点。如《景德传灯录》已将寒山列于“禅门达者虽不出世有名于时者”,与傅大士、万回、布袋等并列,并记载了数则相关公案;到《五灯会元》,寒山公案不但更多更细,而且更具机锋。

道教中也有不少关于寒山的传说。唐末五代高道杜光庭在他的著作《仙传拾遗》中写到:“寒山子者,不知其名氏,大历中隐居天台翠屏山。其山深邃,当暑有雪,亦名雪岩,因自号寒山子。好为诗,每得一篇一句,辄题于树间石上。有好事者随而录之,凡三百余首。多述山林幽隐之兴,或讥讽时态,能警励流俗。桐柏征君徐灵府序而集之,分为三卷,行于人间。”这些记叙,将“寒山”之名的由来,他的诗如何被搜集的事宜,写得清楚详尽。

南宋道士谢守灏在《混元圣纪》中称寒山是七佛之师文殊菩萨的化身,“尊重老子而重道德”。他刻意找出寒山诗中提到仙书、老子、道德经等的诗作加以引证。

教徒中不乏有假托寒山之名造作新说的,如宋代张君房《云笈七签》卷七三《大还心镜》收录所谓“寒山子至诀”;明代还初道人《新镌绣像列仙传》卷四“长生诠”下录有寒山之作,亦显然是假托。

全国各地流传着不同版本的“和合二仙”传说,天台地区自然也有。相传,国清寺高僧丰干在路边捡到一个小孩,取名拾得。拾得长大后,与寒山成为好友。后来两人都爱上了一个叫“芙蓉”的女子,寒山得知内情后离家出走。拾得立誓找回寒山,后得之于苏州一寺。相逢时,拾得折一荷花相赠,寒山则捧食盒而出。此寺后来便叫寒山寺,塑有寒山、拾得相逢之像,其中捧荷的拾得称“和仙”,捧盒的寒山称“合仙”,合称“和合二仙”。

关于寒山寺,还有另一个版本。话说闾丘胤偶然经过苏州,官船到苏州城外枫桥镇时,遇到一位卖草鞋的老人。闾丘胤发现,这位老人正是自己苦苦追寻而不得的寒山,就一路追随,来到了妙利普明塔院。寺院里的僧人说:“老人住东庙里廓下,由于庙小无力供膳,他便自制草鞋卖钱度日修行。”闾丘胤告诉寺僧,老人是文殊菩萨化身的寒山,又将此事告诉了苏州刺史。人们出于对文殊菩萨的崇拜,与对寒山大师的敬仰,便恭请寒山与拾得住持寺务,并将寺院改名为寒山寺。

不过,当我们翻阅史书查证时会发现,寒山寺的传说,有着诸多牵强之处。唐宋时期苏州的地方志或寺志里,根本没有“寒山寺”的名字,而只有“枫桥寺”“妙利普明塔院”或“普明禅院”之称。“寒山禅寺”的称谓,是在明代的地方志中才开始出现。明洪武年间卢熊撰《苏州府志》,志中说:“寒山禅寺去城西十里,旧名普明塔院,在枫桥,人或称为枫桥寺。”其实,历史上的寒山,终其一生都未到过苏州。至于张继在《枫桥夜泊》中所提到的“寒山寺”,大抵是对寺庙的一种泛指,事实上,“寒山寺”一词在唐诗中出现过多次了。

寒山作为中国唐代少有的几位白话诗人之一,历来受到日本学者的推崇。自1905年(明治三十八年)起,寒山诗就在日本一版再版,并且有十多位学者对其诗作了大量研究、注释及翻译工作。日本著名小说家森鸥外(1862-1922)曾根据闾丘胤的序言,写了名为《寒山拾得》的一篇小说,不少评论家认为是其最好的作品之一。

寒山诗在上世纪五十年代经日本传入西方世界,美国“垮掉的一代”将寒山奉为偶像,其诗一时之间风靡欧洲。寒山诗被翻译成英语和法语,为众多读者接受,在一些欧美国家,他赢得了比李白、杜甫还要高的声誉。

抛开寒山文化在域外传播的辉煌,真实的寒山是一个怎样的人?他又有着怎样的生平履历呢?

唐开元十四年(726),寒山出生于咸阳,少年时因为家境优越,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他在诗中有提及这段时光,“寻思少年日,游猎向平陵”“联翩骑白马,喝兔放苍鹰”。青年时期的寒山热衷功名,然而“文不赏”“武不勋”,科场上屡受挫折,所谓“年可三十余,曾经四五选”。

安史之乱爆发后,长安一带混乱,两京很多士人逃亡到荆州一带,以避战乱。寒山亦至荆州。

寒山在荆州度过了两年的“山林人”生活,于琵琶谷、鹦鹉洲上,享受到了避世的乐趣。后来,他离开荆州,辗转到了山东,做了一段时间的地方小吏,没过多久,他又离开山东,到了江南的天台。

寒山到天台之后,在北翠屏过起农隐的生活,有了家庭。因为北翠屏离桐柏宫和国清寺较近,在农耕之余,寒山会去两处问道、问禅。尽管如此,此刻的寒山,还是过着自给自足农耕生活的普通人,生活重心在家庭与妻儿。

在60余岁时,寒山修道以求长生。但十年的修道,并没有给寒山带来精神上的最终解脱,他也逐渐力困形憔悴。75岁那年,寒山回了一趟故乡咸阳,家乡早已物是人非。此情此景,令他感慨人生无常,同时也使他彻底放弃了道家思想,转向了佛家思想。

返回天台后,在丰干禅师的建议下,寒山开始接触佛经。徜徉在青山白云之间,悠然自得地阅读经书,成为寒山的一种生活情致。唐宪宗元和五年(810),丰干、拾得相继去世,寒山则到了寒石山后再未离开。唐文宗大和四年(830)九月十七日,寒山在明岩逝世,死后葬于明岩洞右洞侧象鼻峰顶。

寒山的生前虽追寻过道家、佛家,但他始终未真正地成为道教徒或遁入空门。真实的寒山,就是一位隐逸诗人,他非儒非道非佛,又亦儒亦道亦佛。

作者:李建军/讲述 吴世渊/记录编辑: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稿件转载其他媒体、网站,如涉及版权或索要稿酬,请联系:0576-88063721。
    友情提示:华顶网络致力城市信息化、电子商务平台建设,盛邀英才加盟。>> 详细

相关资讯

关键词:




  • 焦点新闻
  • 社会新闻
  • 视觉分享
  • 社区热帖
  • 商城直销